Blood:NPM1/FLT3-ITD分型對AML患者預后的預測意義

2019-12-12 QQY MedSci原創

攜帶FLT3內部串聯重復(ITD)的AML患者預后較差,特別是伴有高(≥0.5)突變/野生型等位基因比率(AR)的AML患者。2017年歐洲白血病(ELN)建議,根據ITD-AR和NPM1突變狀態,定義了四種不同的FLT3-ITD基因型。

中心點:

根據2017年歐洲白血病(ELN)風險分類,攜帶FLT3-ITD變異的患者的總體存活率存在明顯差異。

在OS的多變量Cox模型中,米哚妥林(midostaurin)對三個2017 ELN風險組的效益一致。

摘要:

攜帶FLT3內部串聯重復(ITD)的AML患者預后較差,特別是伴有高(≥0.5)突變/野生型等位基因比率(AR)的AML患者。2017年歐洲白血病(ELN)建議,根據ITD-AR和NPM1突變狀態,定義了四種不同的FLT3-ITD基因型。

本研究是一項回顧性的探索研究,在RATIFY試驗(評估標準化療中加入米哚妥林的效果)的根據2017年ELN風險組分類的患者中評估NPM1/FLT3-ITD基因型的預后及預測意義。四種NPM1/FLT3-ITD基因型具有顯著不同的臨床和并發遺傳特征。該試驗中549位FLT3-ITD AML患者中有318位可進行完整的ELN風險分類。

影響1-2個誘導周期后的反應的重要因素是ELN風險分組和白細胞(WBC)計數;是否采用米哚妥林治療沒有影響。ELN風險分組之間的總體存活率(OS)明顯不同;低、中、高風險組的預計5年OS概率分別是0.63、0.43和0.33(P<0.001)。采用首次完全緩解的異基因造血細胞移植(HCT)作為時間因變量的多變量Cox OS模型顯示,米哚妥林、異基因HCT、ELN低風險組和低WBC計數是顯著的有利因素。在該模型中,米哚妥林對各ELN風險組具有一致的有益作用。

原始出處:

本文系梅斯醫學(MedSci)原創編譯整理,轉載需授權!

相關資訊

Blood:AML的核蛋白(NPM1)突變

核蛋白(NPM1)是急性髓系白血?。ˋML)最常見的突變基因。2016年WHO分類將攜帶NPM1突變的AML劃分為一個單獨的實體,該類AML的預后相對較好。NPM1突變主要是在終端外顯子中通過未知機制重復或插入了4bp。

Blood:肝白血病因子是三突變AML的新型白血病干細胞調控因子

FLT3、DNMT3A和NPM1是急性髓系白血病(AML)在細胞遺傳學上最常發生突變的基因,但對于這些突變如何協同作用于共同發生,目前尚不明確。

Blood:確診時,高NPM1突變等位基因負擔預示新發AML患者預后不良

中心點:確診時高NPM1突變型等位基因負擔可預測新發AML臨床預后不良。摘要:攜帶突變型NPM1的急性髓系白血?。ˋML)是一種在2016年修訂的WHO分類中新發現的獨立實體類型,與預后良好相關。雖然既往研究都是以二元方式對NPM1進行評估,但目前對其突變等位基因對診斷的意義仍知之甚少,共突變(除了FLT3)的效應也未進行廣泛評估。Sanjay S. Patel等人對109位攜帶NPM1的新發AM

汇赚钱 辽宁35选7综合版 哈灵麻将下载 贵州11选5前3直 可下分的手机捕鱼游戏 官方分分彩计划 长春程序麻将机 幸运赛车综合走势图 商中在线股票行情 管家婆资料大全管家婆 海南飞鱼开奖在线